各地“消费券”红包纷至沓来,将带来怎样的市场变化

日期:2020-04-01 | 来源:易联 | 阅读:
3月13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二十三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各地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扩大消费的实质性政策措施,其中就包括消费券的推出和发放。
 


 
当日,南京市率先宣布发放3.18亿元消费券,主要包括餐饮消费券、体育消费券、图书消费券、乡村旅游消费券、信息消费券、困难群众消费券、工会会员消费券等7大类,通过政府引导与商家促销相结合,推动服务业全面复苏。
 
这种由政府牵头给市民发消费红包的行动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普及开来。广西在壮美广西·三月三暖心生活节期间,通过支付宝发放亿元消费券,其中“本地生活·惠在身边”板块聚焦生鲜食品、日用品、服装、化妆品等商品,引导消费者到大型商场、超市、便利店等线下实体店消费。3月27日起杭州市发放5亿元消费券,其中1500万元用于困难群众的消费补助,剩余4.85亿元用于电子消费券发放,同时,商家匹配优惠额度11.8亿元左右,预计消费券实际总额将达16.8亿元。深圳罗湖区计划在4月至6月首期安排5000万元促消费资金,其中3000万元将直接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给市民。重庆渝中区发放千万元消费券卡,组织渝中区的大型商场、商贸旅游企业以及商户集中推出促销活动,吸引市民到渝中逛街。
 
 
为了鼓励人们走出家门,重归线下生活,在浙江,推出总价达10亿元的文旅消费券和1亿元的文旅消费大红包,在江西,发放1000万元旅游电子消费券,在宁波,发放1亿元的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券,在济南,推出2000万元的文旅消费券……辽宁省、珠海市等多个省市地区也都在积极筹划,一大波消费券红包正在路上。
与此同时,企业“消费券”红包也纷纷抛出,在北京市举办的“防疫保供网上行”促消费活动中,北京商务局联手300家企业发放1.5亿元消费券,其中苏宁面向市民发放3000万元消费券,国美发放1.2亿家电消费券。从3月26日开始,京东联合众多品牌发放总价值15亿元的京东消费券,重点覆盖3C电子、消费品等品类。苏果超市于3月25日至29日面向消费者发放100万份,总价值1亿元的全民消费券,涵盖粮油、休食、服装、洗护、牛奶、家庭清洁、小家电等品类共计万余件单品。
 
 
历史上,消费券也曾多次扮演市场的“救火”角色。作为非常规的经济工具之一,消费券在我国和国际范围内都得到过屡次应用。为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杭州、成都、广州等城市都曾发放过消费券。杭州是当时国内发行消费券总额最大的城市,曾两次向特定对象(主要为低保和困难家庭、企业退休职工、学生等)发放总额达9.1亿元的“消费券”,用于购买生活必需、家电、手机、旅游、文化、体育健身等产品,在短期内大幅促进了旅游、商业等行业的消费增长,杭州社零增速在2009年3月见底后,迅速反弹,且远超全国速度,根据浙江省委政研室调研报告显示,消费券拉动效应达到了1:1.3,是直接发放现金的2倍,表明消费券具有明显的短期效果。在国际上,美国在大萧条时期开展过“食物券”计划,日本在1999年为了缓解泡沫经济和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也发放了6194亿日元的“地域振兴券”。
 
2009年消费券发放后杭州社零增速超过全国水平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通过发放暖心消费券,把被抑制、冻结的消费需求激发出来,尽快形成现实购买力,把商家的经营活动带动起来,把整个消费市场激活起来,无疑对提振消费信心,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具有积极作用。3月23日,本轮消费券首发城市南京揭晓了以发放消费券形式促进消费的首份“成绩单”,3月18日至3月22日,南京市共使用电子消费券34522张,总消费金额942.93万元,除去电子消费券抵减金额外,带动消费金额613.16万元。
 
 
打出发放“消费券”这张牌,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坐等报复性消费大潮来袭。事实上,从国内外以往发放消费券的实际效果来看,在促消费扩内需这场“持久战”中,消费券仅仅能够发挥强效催化剂的作用,形成明显的短期刺激效应。但“消费券”并非治愈疫情之下消费疲软的灵丹妙药,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其消费的增加与减少主要取决于其预期收入的变动,仅凭有限的消费券无法稳定消费预期,这些发放出去的消费券能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真实消费,还要看各地政府与企业能否科学设置、合理发放,打出漂亮的提振消费组合拳,通过灵活的拳法,从新行业、新业态、新模式中挖掘消费潜力,因地制宜找好发力点,打出新套路。
 
—— 微信公众号 ——